深圳加快职能转变步伐

2021-03-28 06:32

“该放的权放开、放到位,该管的事管住、管好。”政府部门晒出的一份份清单受到普遍关注,它们让大家看到了深圳全面深化改革加快推进简政放权的进度、力度和深度。

“过去30多年,我们在市场改革上迈了大步,但在政府和社会改革上只能说是迈了小步。这就造成在一些领域甚至出现政府失效、市场失灵、社会无序等现象。”深圳决策层对全面深化改革的重点、难点,有着十分清醒的判断和认识。

2014年5月,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正式挂牌成立,该委职能涵盖工商、质监、知识产权、食药品监管等4大块20多个类别。

“今后我们将通过行政许可实施情况年度报告、行政许可评价制度等措施,加强对部门改革情况的监督检查,避免部门‘不想改、不会改’。”市编办负责人说。

当年6月,福田区在全省、深圳各区中率先正式公布全部行政权责清单,涵盖了区直、街道共38个单位,共清理出权责事项2677项,压缩办理时限7942天,提速率达到52.85%。

曾经,企业在不同的部门办事相同的资料要提交多次;如今,通过推动审批信息共享,市住房建设局与市规划国土委、公安消防局、城建档案馆实现了相关信息共享,申请人不再需要重复递交申报材料,审批的时限也大大缩短。

大部制改革之后,深圳加快职能转变步伐,进一步深化、完善大部门体制,不仅在全国率先实现了一、二、三产业的统一管理,更在全国首设食品安全监督管理局,率先实现食品安全“一条龙”监管。

通过多轮行政审批制度改革,截至目前,深圳市级保留的行政审批事项共计347项(其中包括国务院或省政府下放实施事项120项)。

通过大部制改革,深圳改革创新行政运行机制,设置委、办、局形式,有效探索创新了决策权、执行权和监督权既相互制约又相互协调的实现形式,着力提高政府运作整体效能。

截至2014年12月,深圳新登记商事主体达到76.18万户,平均每月新增3.62万户。至此,深圳累计商事主体170.47万户。按1500万人口计算,深圳每千人拥有商事主体113.7户,是名副其实的创业之都。(记者 甘 霖)

随后,多个政府部门相继出台商事登记制度改革后续监管办法,进一步深化商事登记制度改革,强化事中事后监管,推动规范改革后各职能部门的监管职责。

该办法规定,凡是没有纳入市级行政审批事项目录的行政审批事项,各部门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审批。如法规、规章拟增设的,起草部门必须广泛听取专家、行业组织和利害关系人意见,甚至还要听证。

作为我国最早开始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地区,近年来,深圳朝着“行政审批最少的城市”目标努力。

这一过程中,于2009年启动的大部制改革最令人瞩目。这是特区建立以来力度最大、影响最为深远的一次改革,改革探索力度空前,创新行政运行机制成效明显。

以往,在精简审批事项的过程中,个别单位出现反弹,在目录之外又实施一些事项,或“换汤不换药”式的变相审批,被外界诟病为“仅是数字上的清理”。

由此,深圳构建起高效、监督有力的“大市场监管”格局,打造市场监管领域大部制改革的“升级版本”。

“该管的事管住、管好!”深圳明确提出,在最大限度减少直接管理、微观干预和事前审批准入的同时,要强化直接管理、宏观调控和事中事后监管服务,加强发展战略、规划、政策、标准等制定和实施,切实履行好公共服务、市场监管、社会管理、环境保护等职能。

2014年市政府工作报告提出,要编制政府部门权责清单和运行流程图,推进行政审批事项“减、放、转”,凡是市场机制能有效调节的经济活动一律取消审批。

2013年,深圳在全国率先启动商事登记制度改革。在深圳开公司,一般经营项目可以直接经营,不需验资年检,年度报告取代年度审查,各类营业执照也从原来的18类精简为4类。

简政放权,政府职能转变,“放”和“管”就像是车之两轮,只有两个轮子都做圆了,车才能跑起来。

2014年,深圳首次对涉及30个部门的行政服务事项进行了全面梳理,形成并发布《深圳市市直部门转变政府职能事项目录》,取消、转为行业自律管理、下放事项189项。

站在新年的起点,回望深圳过去一年的政府工作,“权责清单”是不能不提的关键词。

因为简政放权、流程优化,因为让数据多跑了路,深圳的市民和企业少跑了不少腿。

据悉,深圳还将分批向社会公布市级部门的权责清单,2015年底前,公布全部区、街道的权责清单。

2013年3月《深圳市行政审批事项目录管理办法》的出台,让人看到了深圳遏制这一风气的决心。

这就意味着,从此以后,深圳各部门设置或变相设置审批事项,必须面对一道坚固的“门槛”。精简行政审批事项的成果,有了制度性的保障,审批事项目录化管理制度正式建立。

2014年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,六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较上年增14%,完成税收占比12.5%,已成为深圳重要的税源。

制定战略性新兴产业、未来产业的一系列规划政策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。

该放的权,不放开、不放到位,简政放权显然不会有实质效果。“瘦身”的同时加大力度“健身”,在市场应当发挥决定性作用的领域,深圳大幅度做“减法”。

这次改革创造了中国行政体制改革上的“深圳速度”和“深圳质量”:用时仅39天,市政府工作部门由46个精简为31个,精简幅度达三分之一,机构个数在15个副省级城市中最少。

近年来,深圳提早谋划、主动转型,为推动以生物、互联网为代表的六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,并培育海洋经济、航空航天等未来,制定了一系列规划政策。

“不需要政府的时候,感觉不到政府的存在;需要政府的时候,政府就在身边。”深圳的很多企业和市民,都有着这样相同的感受。

如何让政府的“有形之手”更规范更有效?考验着改革者的智慧与担当。